争议御家汇:“淘品牌”第一股业绩高增长有多大水分?
发布日期 2018年12月29日  来源 张扬  直销之声

记者 | 张扬

随着拟作价10.2亿元现金收购阿芙精油60%股权的重组事项宣告终止,作为“淘品牌”上市第一股的御家汇(300740)再次陷入舆论漩涡。

A股市场美妆领域的珀莱雅(603605)和御家汇分别于2017年11月、2018年2月上市。截至2017年末,两家公司体量大体相当,御家汇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珀莱雅的92.3%和78.9%;但有谁知道,2014年末御家汇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不足珀莱雅的四分之一。

值得玩味的是,在如此之高的成长性差异面前,机构资金的投资偏好却与公司基本面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机构建仓资金推动下,珀莱雅二级市场稳步攀升,目前总市值已经高达88.62元,而御家汇股价已经腰斩,目前总市值仅为49.23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三季度末,32家机构股东合计持有珀莱雅1400.73万股,占流通盘的28.01%;仅有8家机构股东合计持有御家汇182.51万股,占流通盘的4.56%。

实际上,对于上市才4个月就筹划重组的御家汇来说,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高达56%和62%的复合增长率等一系列靓丽的财务数据,远比草草开始又草草结束的资产收购事项更能引起争议。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在贡献数亿元销售额的核心客户唯品会、聚美优品等线上平台,御家汇相关产品数量极为有限,购买者寥寥无几,甚至大量产品显示无购买记录;而核心客户中西藏植朵商贸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植朵)与北京惠买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惠买在线)之间存在关联关系,且刚注册成立便迅速成为前五大客户;注册于2016年11月的浙江优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优集)在2017年上半年就迅速以2000多万元的销售额跻身第四大客户,还有2015年以来网络购物纠纷官司多达120多条记录的上海天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天翌)也为御家汇贡献了数千万元的销售额。

与此同时,贡献数亿元采购额的核心供应商欧标(广州)化妆品有限公司(下称欧标化妆品)高度疑似为御家汇潜在关联方,其官方网站所展示的产品全部为御家汇旗下产品,同时还利用御家汇旗下注册商标“花瑶花”同步注册了多家名称为“花瑶花”的化妆品公司,并与御家汇筹划IPO期间资产重组整合而注销“花瑶花”及其相关公司的动作“神同步”。

除此之外,与御家汇有限(御家汇前身)2012年11月同步注册的广州洁新化妆品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洁新),2014年和2015年曾为御家汇先后贡献了5200多万元、1950多万元的采购额,并随着公司爆发式增长而消失。但该公司背后实际上是同样来自湖南的“面膜大王”周金平及其旗下的洁宝集团,但不知何种原因而在2017年6月悄然进行工商变更登记而隐身。

核心客户疑云重重

2017年11月15日,就在御家汇IPO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的当天,国内美妆行业第一股珀莱雅正式IPO挂牌。

其中,御家汇主要从事面膜等护肤品的研发,旗下有御泥坊、小迷糊、花瑶花等主要品牌;而深耕二三线城市的珀莱雅,与自然堂、丸美、美肤宝和美素等本土化妆品被誉为“国产五大品牌”,旗下拥有“珀莱雅”、“优资莱”、“韩雅”、“悠雅”、“猫语玫瑰”、“悦芙媞”等品牌。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2014年末御家汇营业收入仅为4.35亿元,净利润指标刚迈过3000万元的IPO“红线”,这二项关键指标均不足珀莱雅的四分之一。但截至2017年末,御家汇几乎完全赶超了珀莱雅的体量,前者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后者的92.3%和78.9%。

根据御家汇招股书披露,2014年-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3213.35万元、76,872.25万元、117,089.27万元和164,639.9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735.83万元、5,298.96万元、7,259.48万元和15,817.70万元。据此简单测算可知,短短三年时间内御家汇营业收入、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分别高达56%和62%。

然而,连续三年爆发式增长背后,御家汇上市4个月就迅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恰恰暴露了公司业绩增长陷入困境。

公开信息显示,尽管上市前的财务报表非常靓丽,但御家汇今年以来营业收入同比继续维持较高增速的过程中,净利润增速明显大幅放缓;而同期珀莱雅的情况却截然相反,营业收入持续稳步增长的过程中,净利润增速明显大幅提高。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贡献数亿元销售额的核心客户唯品会、聚美优品等线上平台,御家汇相关产品数量极为有限,购买者寥寥无几,甚至大量产品显示无购买记录。

其中,在聚美优品网站搜索御家汇旗下商品关键词“御泥坊”,总共得到5页、179件商品。

按照销量从高到低排序,第一名为御泥坊聚美官方旗舰店的标价为79.9元的“御泥坊细嫩黑糖黑面膜25ml*7”累计月销量12753,即销售额为101.9万元;第二名为同样标价为79.9元的“御泥坊亮颜葡萄籽黑面膜25ml*21片”的限时特卖,但在过去的20多小时仅仅成交2008笔,即销售额为16.04万元;第三名则更为惨淡,标价为59.9元的“御泥坊补水保湿面膜套装21片”同样限时特卖,但只成交了385笔,即销售额为2.31万元。从销量排名第四开始往后,普遍销量仅为数十笔,还有大量商品只有数笔甚至没有成交记录。

在唯品会网站搜索御家汇旗下商品关键词“御泥坊”,总共得到3页,每页展示25行,每行4件商品,累计284件商品。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电商平台没有提供销量排序,界面新闻记者逐个调查发现,大量商品没有购买和评论记录。

在唯品会一款人气相对非常高的“御泥坊竹炭净透矿物泥浆面膜110g”(疯抢价44元)的评论总数1960条(有图评论59条),时间跨度为2016年2月19日至2018年12月27日,其中2016年共226条,主要集中在11月和12月,2018年初以来累计只有80多条。

还有一款人气较高的“御泥坊清润莹亮黑膜套装21片补水黑膜”(疯抢价59元)的评论总数1354条(有图评论54条),时间跨度为2017年11月8日至2018年12月21日,主要集中在2017年11月和12月。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4年-2017年,聚美优品代理线上销售额分别高达2876.38万元、7469.11万元、11335.19万元和9,790.52万元;同期唯品会代理线上销售额分别高达9,571.72万元、22,656.62万元、32,179.90万元和41,137.28万元。

需要补充的是,2017年4月、2017年11月和2018年2月披露的三个版本的招股书均披露,“目前,御泥坊APP用户数已经突破200万,并且呈持续快速增长趋势”,2015年-2017年该口径下实现的线上销售额分别高达2,442.60万元、4,021.41万元和3,603.92万元。

但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苹果iOS版的御泥坊APP累计评论数仅为185份,而安卓版最大的应用市场,御泥坊APP的下载量为50万,可比同类APP中聚美优品APP的下载量为4770万,而聚美优品2017年财报披露其活跃用户数为1505万,全年实现营业利润9500万元。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还发现御家汇核心客户中西藏植朵、惠买在线之间存在关联关系,且刚注册成立便迅速成为前五大客户。

天眼查显示,西藏植朵注册于2013年5月8日,法人代表孙国栋,执行董事杜瑞勇,监事张砚山,China Home Shopping(HK)Limited(中国居家购物(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而惠买在线同样是China Home Shopping(HK)Limited100%持股,孙国栋、张砚山均为董事,杜瑞勇为法人代表兼董事长。

除此之外,注册于2016年11月的浙江优集在2017年上半年就迅速以2000多万元的销售额跻身第四大客户,而2015年以来网络购物纠纷官司多达120多条记录的上海天翌居然也为御家汇贡献了数千万元的销售额。

核心供应商疑似关联方

实际上,除了上述大批核心客户均不同程度地存在业务真实性的疑点外,连续多年累计贡献数亿元采购额的核心供应商欧标化妆品也高度疑似为御家汇潜在关联方。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欧标化妆品2014年-2017年分别贡献了4,452.20万元、3,609.76万元、4,053.14万元和4,993.28万元采购额,主要是委托加工。

其中一个细节是,在欧标化妆品官方网站,产品展示栏目全部为御家汇旗下产品,总共15款御泥坊系列在销产品。

天眼查显示,欧标化妆品注册于2002年,由英国欧标(香港)实业有限公司(U.K.EUROPE STANDARD (H.K.) INDUSTRIAL LIMITED)(香港企业)100%持股,毛九如担任法人代表兼董事长,2016年8月、9月刘会霞和鲁卫东陆续退出管理层。

天眼查还显示,毛九如涉足化妆品行业可追溯至2004年的岳阳绮妆化妆品有限公司(毛九如与刘会霞分别持股90%和10%,已注销),2007年注册岳阳绮妆化妆品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已注销)。

但毛九如2008年一度介入美容美发行业,在注册湖南壹度美容美发有限公司,直至2010年才正式确立美容化妆品行业并注册长沙绮妆美容有限公司,后来将化妆品生意发展至广州,最终接手了欧标化妆品并于2012年从广州市经济开发区迁厂至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华侨科技工业园——该时期即御家汇筹划IPO前期的资产梳理整合期间。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获知,毛九如为湖南省岳阳市湘阴人,早年借钱3万元通过亲戚介绍接手某美容公司岳阳总代理业务,刘会霞为毛九如配偶,鲁卫东是毛九如二姐毛笑谈的丈夫。2004年毛九如开始注册自己的商标“绮妆”并将其旗下美容店发展到数十家,然后在2007年通过拍卖入主知名化妆品生产厂家即如今的欧标化妆品,最终将广州的化妆品生产与长沙的化妆品销售业务进行对接,经历了连续三年的亏损后方才实现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欧标化妆品大举迁址扩产的过程中,毛九如还心照不宣地将御家汇旗下注册商标“花瑶花”同步注册了多家名称为“花瑶花”的化妆品公司,并与御家汇筹划IPO期间资产重组整合而注销“花瑶花”及其相关公司的动作“神同步”。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查询显示,御家汇2008年以来就开始持续大量注册申请了数十个“花瑶花”商标。

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查询结果(仅为部分显示结果)

其中一个细节是,御家汇创始人刘海浪、戴跃锋均来自于湖南隆回,而花瑶正是源于隆回与溆浦两县交界之间的群山中的瑶族分支。而御家汇很早就将“花瑶花”申请注册了商标,公司旗下“花瑶花”系列化妆品多达数十种,该商标还获得了2013年德国设计红点奖。

天眼查显示,2012年3月注册广州花瑶花商贸有限公司,从事化妆品批发业务;2012年8月,继续注册广州花瑶花化妆品有限公司,但不知什么原因于2015年8月14日注销。这两家公司背后的核心成员刘振、李倩均为欧标化妆品高管,注册地址也都与欧标化妆品完全相同。

无独有偶,御家汇方面同样于2012年12月注册了湖南花瑶花化妆品有限公司从事化妆品销售批发业务。而御家汇早期创始人刘海浪通过其母亲李小玲代持的长沙花瑶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御家汇创始人戴跃锋注册的湖南花瑶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分别成立于2007年7月和2011年6月,但在御家汇筹划IPO前期资产梳理整合期间,先后于2015年4月和2016年7月注销。

除此之外,与御家汇有限(御家汇前身)2012年11月同步注册的广州洁新,2014年和2015年曾为御家汇先后贡献了5200多万元、1950多万元的采购额,并随着公司爆发式增长而消失。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还发现,该公司背后实际上是同样来自湖南的“面膜大王”周金平及其旗下的洁宝集团,但不知何种考虑而在2017年6月悄然进行工商变更登记而隐身。

随着御家汇上市后的业绩增长陷入困境,更多疑点也将会陆续浮出水面。






推荐阅读 有料!
新洋丰(行情000902,诊股)发布业绩快报,2018年营收为101.07亿元,同比增长11.89%;净利为8.
剑桥科技(行情603083,诊股)公布,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前股东江苏高投成长
金融界网站讯赛福天(行情603028,诊股)3月8日晚间公告称,近日,经公司相关部门确认,本公司
尽管古井贡酒(行情000596,诊股)近年业绩稳步提升,但同时该公司广告费用的增速已超过同期
东旭光电(行情000413,诊股)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盖板玻璃、曲面玻璃、蓝宝石
宜通世纪(行情300310,诊股)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表示,与中国联通(行情600050,诊股)已相
数据港(行情603881,诊股)在上证E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与阿里合作的数据中心项目已开工建设
创意信息(行情300366,诊股)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的5G产品业务围绕智能小基站
3月6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全国政协委员刘世锦、南存辉、叶
记者|罗强房地产服务平台公司房多多能否成功上市?房多多会成为下一个资本败局吗?加盟房多
顺络电子(行情002138,诊股)(002138.SZ)日前披露了2018年年报:营收23.62亿,归母净利润4.7
挖贝网1月24日消息,日盈电子(603286)今日发布公告称,第三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于2019年1月
挖贝网1月24日消息,京蓝科技(000711)今日发布公告称,第九届董事会于2019年1月23日以现场
挖贝网1月24日消息,浔兴股份(002098)今日发布公告称,第六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于2019年1月
挖贝网1月23日消息,武汉中商(000785)以发行股票方式收购居然新零售100%股权,交易价格初步
挖贝网1月23日消息,华谊兄弟与北京中联华盟文化传媒投资有限公司(阿里影业)签署合作协议
挖贝网1月23日消息,神雾节能(000820)董事长辞职,第一大股东神雾集团5%持股被强制划转。公
挖贝网1月23日消息,神雾环保(300156)持有的93万股神雾环保股票被司法划转给山西证券。本
 
关于我们  投诉受理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直销之声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签署文件 国家信息安全漏洞联合共享平台
国家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